白闪闪

请看图,因为我见好多人问了

小某和小谁


一个很随意的ABO原耽,短
主角就叫小某和小谁吧~

1.
小某是个B.
一个梦想成为赏金猎人的B.
不过这个梦想在他初三那年兴高采烈的接过体检表发现性别已分化后面那一段说明后,就在他自己的鬼哭狼号和几个阿姨姐姐的安慰下破裂了。
没有先天的优势,即使后天再努力训练也无法和那些兄贵A硬肛的。
于是在【被哇哇哇烦的脑壳疼的】好心路人的劝阻下,他毅然决定高中三年坚持上好每一堂体育课,成为一个冷酷的杀手。

2.
高中嘛,大家基本都分化了。
这可不得了,开学第一天就在洗手间发现了无人售货机里成打成打的【哔——】的小某又震惊又激动,但他还是保持了B一贯的矜持冷漠。
呵,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不干脆再卖几盒抑制剂呢?”小某用他模仿中二电影夜夜练就的冷酷杀手语气嘲讽道。
“抑制剂属于药品,需要去校医那里领…”
没注意到背后有人的小某虎躯一震,后头看到这个说话轻飘飘的人正抱着书包看着他,不当不正被他当在门外。
“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能先让我进去方便一下么?”

3.
从此小某认识了小谁。
小某觉得,小谁简直是那些O中间的一股清流。
自从O权益保护法出来以后,A能对这个群体占便宜的机会越来越少,有的O装B只是为了……闲的【哔——】疼,有的O毫不忌讳自己的特性,有的整天喝蛋白粉练就一身膀子肉……当然这些人都有一个毛病——根本不好好记自己的发情期!
具体参考那些黄黄的同人文里受方记住发情期的几率。
但是小谁记性多好啊,小某从来没见过他发情!

4.
每当学校有O不小心发情的时候,都会感染一大群A跟着散发信息素。然后另一群O被引导发情。
每当这个场面,都是所有B一脸漠然,一群AO各种混乱,学校不得不由专门的老师喷洒清凉油控制现场。
至于为什么是清凉油,抑制剂太贵了。
小谁和大家都不一样,他每次都把自己蜷缩在座位上,隐忍自己不被影响,大腿紧紧贴着上身,冷汗刷刷往下流。
小某对此表示由衷的敬意。
5.
他俩的关系也算是日久生情,不知为何每次调座位都能分到一桌,平时互抄抄作业、讨论讨论错题,革命友谊因此诞生。
一开始小谁不怎么说话,但小某契而不舍地夸他字好看、夸他气味好闻。
实际上他只能闻到洗衣液的味道。
也不是有意讨好,小某的父母都是中层干部,在职场圆滑是很重要的,嘴甜是最简单的社交技巧,但显然这一招对小谁很适用。
而小谁,不知是不是什么奇怪的基因优势长得贼好看,没人会对养眼脾气又好的人没好感。

6.
小某特喜欢和小谁一起出去打篮球,他觉得自己是个战士。
带着小谁和自己的那一群B哥们儿在一起玩耍是很有成就感的,小谁没什么朋友,脾气又闷,只有大汗淋漓的时候他的姿态才没那么拘谨。
后来有一天,有个人带了个A来加入战场。
那人就像书本上写的那样自带优越感,他也确实体质不错,几回合下来大家都累的呼哧呼哧,只有体育课代表小某还能和A一样站得笔直,他心说如果自己是个A肯定比这个A厉害,咕嘟咕嘟灌了几大口水。
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那个A径直走向了小谁,如狗血剧情里的男女主角一样,一眼万年、拨动心弦、眼看就要滚到一起嗯嗯啊啊……
怎么打起来了!!!!
前一秒还在为自己死党思考未来孩子叫啥名的小某咯噔一下被呛了半死,也顾不上把水咳出来就赶紧拉着其他几个B去拉架了。
不要脸,欺负O!

7.
最后这次“聚会”不欢而散,小某问小谁那人为什么打你,小谁只摇头不说话。
小某坚持刨根问底,就这么耗着,人都走了。 两个青少年并排看夕阳西下,忽然小某就觉得这事儿也么那么计较了。
等我成了杀手,谁敢欺负我哥们儿!

8.
小谁问过小某以后想做什么,小某神秘一笑,说我只告诉你。
毕竟杀手要隐瞒身份。
对此小谁配合的做出来惊讶又敬佩的表情,把音量压的更低
“我以后跟着你”
这怎么行,O的信息素很容易暴露的。
小某看着对面期待的表情,实在不忍心打击这个和自己一样志向远大的孩子。拍拍他的肩说一起加油。
没事儿,大不了跟着我帮忙数钱。

9.
最后就这么毕业了。
小某终究选择了去学习一个更温和的科目,医学。而小谁去学了理工。
全班的散伙宴上,小某喝的半醉,一屁股坐到小谁面前,刚倒完酒水回来的小谁还算清醒。
“以后,没大哥罩着你了,我有几句话交代你坐下听,”小某翘起腿,觉得自己活像个嫁女儿的爸爸。
小谁把酒放下,“没事儿您慢慢说”你坐了我的椅子让我坐哪儿去…
“大哥要去从医了,没准儿以后给你接生的就是我……到了大学别怕,我听说学理的都学到肾虚,没人能把你咋样!”

10.
灯红酒绿下相互搀扶的两人,是那逝去的青春【棒读。
小某没跟任何人提起过,他能闻到小谁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和洗衣液不同,温润到能激起保护欲,他确信那是小谁的信息素气味,他作为B能闻到,也许是因为这是他的O吧
小谁感到十分委屈,在小某酒后嘟嘟囔囔的醉话中他终于明白自己被这人当了三年O的起因经过结果。
小谁是个A。还是个很凶的A,私下喜欢找人约架梦想成为赏金猎人,因为身上有疤所以被娘亲天天摁着涂薰衣草味儿的疤痕修复乳。

11.
作为A被当成O简直是奇耻大辱。
小谁用了一夜展示自己作为A的强悍。

儿子这次回家带了这个扇子
这是干什么用的呀?感觉好漂亮可以自己一直留着吗?